夜妖精app

明幼音愣了下,随即摇头,灿烂的笑,“战大哥,乱说什么?有什么好抱歉的?我早就知道啊,军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我懂得!”

她歪着头俏皮的模样,洒脱又可爱。

战云霆揉揉她的脑袋,眼中宠溺的颜色更深了一些。

明幼音往客房推他:“快,去洗澡,洗完澡回来就可以开饭了。”

她将战云霆推进浴室,又紧着嘱咐?一声:“小心伤口啊,不要沾到水!”

“知道了!”战云霆认真答应着。

从小到大,从没人这样事无巨细的关心他、唠叨他。

很多人都嫌弃母亲没完没了的唠叨,他却从没拥有过。

爷爷和爸爸虽然疼爱他,但只表现在大事上,不会体现这这种生活的细枝末节。

明幼音:“……嗯,你这心态挺好。”

他好像散养的野孩子,自己摸索着,胡乱的就长大了。

如今成了一个成年男人,倒是有人像关心小孩子一样,面面俱到的关心他了。

纯白娇娘优雅长裙清新迷人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温暖,让人贪恋。

他很喜欢。

等他洗完澡出来,饭菜已经摆上桌了。

除了先前说好的炒花菜和排骨山药,还多了一个蒜爆茄子和一个橙汁木瓜、糖拌西红柿,凑足了四菜一汤。

“吃饭,”明幼音笑着招呼他:“勉勉强强凑了四菜一汤,你要是提前和我打招呼就好了,我给你做大餐。”

“这样已经很好了,”战云霆在她对面坐下:“我都很喜欢。”

他不挑食,什么都能吃。

尤其喜欢她做的家常菜。

总觉得,大概吃一辈子也不会腻。

“这样不行,”明幼音往他餐盘里夹排骨:“你在外面那么辛苦,要多吃肉才行,今天除了排骨都是素的。”

好在有小五在,她排骨炖的多,管够!

“排骨就很好了。”战云霆很捧场,吃的很香。

像他这种职业,吃东西从来不挑,有什么吃什么。

从小到大,他吃学校食堂最多,后来是部队的大锅饭,执行任务时的面包、压缩饼干。

普通人经常吃的家常菜,他反而吃的最少。夜妖精app

却最喜欢。

很庆幸,他喜欢的女孩儿,看上去那么娇气,居然会做饭。

但以后,等他报了父仇,回来陪她,他是舍不得她这样辛苦的。

她那样娇嫩,是该被他宠着的。

他糙惯了,在部队什么事情都自己做,以后洗衣做饭做家务,都算他的。

她只要负责貌美如花就好了。

吃过饭,明幼音不肯让战云霆洗碗,但战云霆还是强势的将她和小五赶出厨房,自己留在厨房洗碗。

没理由找了个女朋友,不能经常陪在女朋友身边不说,还让女朋友事事都伺候着自己。

他心疼。

舍不得。

明幼音在客厅待了一会儿,过来帮他。

两人有说有笑的将厨房收拾干净,战云霆看看时间,揉揉小五在他腿上蹭来蹭去的大脑袋:“带小五去海边走走?”

“好啊!”明幼音明媚的笑。

吃饱饭之后,和他还有小五一起去月下的海边散步,大概是她如今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了!

两人换了衣服,带着小五到了海边。

小五最喜欢这里,踏着海浪撒欢,不大会儿时间就跑的只剩一个黑影。

两人在海边漫步,月光皎洁,海风轻拂,明幼音的长发偶尔扫在战云霆的脸颊上,痒痒的,战云霆却始终站在明幼音身侧肩并肩的的地方,没有挪开一步。

战云霆突然从衣兜中取出一个东西:“送你的。”

明幼音连忙接过去。

战云霆递给她的,是一个铂金链子拴着的铂金牌子。

看牌子的样子,特别像国外片子上,外国军人脖子上戴着的那种金属牌子。

大小、样式,一模一样。

借着月光,明幼音仔细打量。

牌子上,刻的是战云霆的名字、出生日期和血型。

明幼音惊讶的看向战云霆:“这是……”

他们自己的国家,士兵是没这种兵牌的,外国军人才有。

战云霆笑笑,“阿白看电影走火入魔了,仿着国外军人的兵牌做的,铂金的,送你。”

两人确定男女关系有段时间了,他还什么都没送过明幼音。

这个兵牌他很喜欢,莫白送他之后,只要不执行危险任务时,他一直收在身边。

现在,他想将他最喜欢的东西,送给她。

“送我了?”明幼音又惊又喜,摩挲着铂金牌子上战云霆的名字和出生日期,爱不释手。

战云霆偏头看她,唇角微微含笑:“送你了。”

明幼音忽然将牌子赛回他手中。

战云霆微微惊讶。

明幼音笑着点点自己的脖子。

战云霆摇头笑笑,将链子戴在她的脖子上。

“谢谢!”明幼音握着垂在她胸前的牌子摩挲,笑的眉眼弯弯:“我很喜欢,特别特别喜欢!”

月下的她,又美了几分。

战云霆伸手在她脸颊上轻轻碰了下,双臂将她揽入怀中,轻轻吻了吻她的眉心。

明幼音抱紧他的腰,心里满满的不舍。

明天……他又要离开了啊!

不祈祷任何,只愿他能早日平安回来!

晚上,战云霆没有留宿,给小五洗完澡,把小五放在明幼音床上,他就离开了。

第二天,战云霆陪她接了明澄出院,帮明澄把学校的事情安置好,带着她和明澄吃了一顿饭,然后就离开了。

明幼音心里满满的失落,就像是一颗心被掏空了一部分,空荡荡的。

明澄很喜欢姐姐这位新的男朋友,因为战云霆是军人。

像明澄这样年纪的男孩子,很少有不崇拜军人的。

明澄拉着明幼音,絮絮叨叨的问有关战云霆的事情,问个没完没了,倒是帮明幼音减少了许多离情别绪。

后来明澄看到明幼音脖子上的兵牌,叫了声酷,就磨着明幼音,让他未来姐夫也帮他做一个。

明幼音敲他脑袋:“你又没当过兵,要这东西干什么?”

“你不是也没当过兵吗?”明澄理直气壮。

“那不一样,”明幼音笑的甜甜蜜蜜,语气里带着点显摆:“我男朋友是军人,这是我男朋友送我的!”

明澄“切”了一声:“我姐夫还是军人呢!我这不是要让我姐夫送我吗?”

明幼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