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软件。直播。

  为了找这个将他儿子掳走的贼人,周承宗已经在大夏京城里转了好几天了。

   那贼人似乎故意在京城里转着圈子,一会儿南,一会儿东,好不容易才让他得到确切消息,原来是往北面的盛国公府去了!

   “拦住他!拦住他!那人掳走了神将周府的大公子!——给我拦住他!”

   盛国公府门前,有人摆着香案拜祭,也有人拎着香烛和自家做的小菜拜祭。

   一个黑衣人被从人群中逼了出来,拔地而起,从跪拜着的人群中随意抓了一个小姑娘,腾云驾雾般飞上了盛国公府的院墙。

   “娘!娘!娘你在哪里?!”小女孩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

   “颜儿!颜儿!——求求大爷发发散心!小妇人只有这一个女儿,生下来就是瞎子,您不要抓她,要抓就抓我吧!”一个穿着青布衣衫的妇人大惊,哭喊着追了过去。

   那身穿黑衣头戴黑斗篷的人立在盛国公府的高墙之上,一手持剑,一手抓着小女孩,冷冷地站在那里,斜睨着下方。

   周怀轩一怔。——那妇人居然是王氏,而那被黑衣人抓起来的小女孩,就是五岁的阿颜了!

   他的眼睛越发明亮,心情渐渐高昂。

   “贱人!你跑不了了!”周承宗骑着马,手拿长戬,缓缓走来。

   “神将大人!是神将大人!”

   夏日园中游记

   周承宗对围观的人群微微点头,“这里危险,大家退下吧。”然后举起胳膊,“弓箭手,预备!”

   无数穿着护心铁甲的兵士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手里举着黑沉沉的弓弩。对准立在高墙上的黑衣人。

   “你现在投降,还来得及。你把我儿子交出来,我饶你一命不死。”周承宗冷冷说道。他是大夏皇朝世袭罔替的国公府后人。被黎民百姓尊称为“神将大人”。

   那黑衣人桀桀怪笑道:“你做梦!”说着,一手将手里的剑舞得如同风车一般。另一手挥舞着手里的小女孩,将自己全身护得严严实实。

   周怀轩眸色渐深,心头又有着隐隐地怒气。

   王氏大惊,忙过来给周承宗磕头:“大人!大人!莫要放箭啊!我女儿在他手里呢!”

   周承宗没有说话,漠然看向高墙上站着的黑衣人。

   一个兵士走过来,二话不说,一军棍下去,将王氏打得晕了过去。

   “瞄准!”周承宗又要下令放箭。

   “住手。”这一次。是站在香案前面的郑素馨发话了。

   周承宗定定地看着郑素馨。

   周怀轩一看见自己的爹的神色,就鄙夷地别过头,往盛国公府高墙上看过去。

   果不其然,就这么会儿两人眉目传情的功夫,那黑衣人已经抓着阿颜逃走了!

   周怀轩飞身跃起,跟了过去。

   他的心怦怦直跳,仿佛正要一步步接近他一直揣摩的真相……

   前面的黑衣人如同一只黑色蝙蝠,天黑之前终于出了北门。

   大夏京城的南面是一片低矮的湿地,北门却是大山林立,树高草深。

   周怀轩看着那黑衣人带着阿颜终于来到那个关着十五岁自己的破庙里。

   “小子。接着!”

   小女孩被从庙顶的破洞里扔了进去,落入那个十五岁少年温暖的怀里。

   周怀轩透过破庙的窗子,看着五岁的阿颜。

   肤色比隆冬的白雪还要白。头发比最黑的乌木还要黑,双唇如同玫瑰花瓣一样柔软,却又如同鲜血一般嫣红。

   只是这一切加起来,都没有她灰蒙蒙如同蒙着阴霾的双眸更让人震撼。

   他也看见了十五岁的自己……

   他的耳朵里只能听见阿颜的声音。

   “你是谁?”

   “我叫盛思颜。你的声音真好听。名字也好听。——周怀轩?你是那个神将大人的儿子?”

   “第一,那贼子把我抓来的时候,神将周大人正好追到神农府前面,我听见他说话了,让那贼子把他儿子交出来。第二,那贼子把我抓到他的贼窝了。第三。你说你姓周。终上所述,你就是神将周大人的儿子。”

   ……

   这么小。就这样聪慧了。

   周怀轩的唇边露出一丝他自己都没有觉察的笑意,寒冰似的脸上顿时有云破月来、春暖花开之感。

   他一动不动站在破庙外头。看着里面的两个人说说笑笑,最后倦极入睡。

   可是到了半夜,他看见自己的病又一次发作了。

   额头上冒出黄豆大的汗珠,浑身上下抽搐起来。

   这是他从娘胎里就带来的病,自从十年前盛老爷子去世之后,就再没有人给他医治了。

   他看见十五岁的自己抓着供桌的桌脚,痛得在地上翻滚抽搐,脸上的表情狰狞无比。

   这一瞬间,周怀轩庆幸那时候的阿颜是看不见的。

   “怀轩哥哥?怀轩哥哥?”他听见阿颜在破庙里惊慌地叫着他的名字。

   一个小小的盲女在破庙里一边爬一边轻声唤道:“怀轩哥哥……怀轩哥哥……你在哪里?”她张着无神的灰色眸子,看向前方。

   夜色很黑,本来破庙里漆黑一片。

   恰好这时有一点点月色透过破庙头顶的洞照了进来。

   月光照在盛思颜的小脸上,她的面容近乎透明,比月光还要皎洁。

   “啊——!”十五岁的自己又一次低叫,双手死死抓住供桌的腿,全身不可遏止地抽搐起来。

   盛思颜听到周怀轩那边的动静,忙向那边爬过去。

   来到他身边,似乎感受到他的翻滚和抽搐,盛思颜的小手缓缓在痛不可仰的少年的脸上轻抚。

   那少年的五官痛到扭曲,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窗外的周怀轩默默地看着这一切,脑海里像是罩着一层迷雾的东西慢慢被驱散了。

   他看见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候,阿颜不假思索地将她的小手塞到十五岁少年的嘴里。制止他咬到自己的舌头。

   窗外的周怀轩闭了闭眼。

   往事如决堤的洪水般蜂拥而来,将他心底所有错过遗忘的地方填得满满的。

   他终于记起来了,清清楚楚记起来所有的一切。

   他甚至能想起来那满嘴的甜香。让他无法自拔……

   就是在荒山破庙那一晚之后,他的病奇迹般好了起来。

   他不再觉得疼痛。也不再虚弱,甚至连眼力和耳力都比一般人强很多。

   结果在那之后,他却马上被黑衣人带到堕民聚居地,第一晚就喝了白婉的血,让他昏睡过去……

   他醒来之后,不知怎么回事,居然彻底忘了在荒山的那一晚。

   白婉说是她的血救了他。

   不过他虽然记不起来到底是谁救了他,但是他很笃定。绝对不是白婉的血救了他。

   因为白婉的血完全不是他记忆中那股让他无法抗拒的甜香。

   这也是后来,他虽然不记得是五岁的阿颜救了他,但是他记得她的味道。

   那股让他永生难忘的味道……

   周怀轩深吸一口气,突然发现嘴里又尝到那股让他无法抗拒的甜香。

   他下意识一口咬住,大力吮吸起来。

   ……

   他是在做梦?还是回到了十五岁的他的身体里面,回到了他咬破她小手的虎口,开始吮吸的时候?

   周怀轩昏昏沉沉,牙关死死咬住那无上的美味,不肯放手。

   直到一滴泪水落到他面上,如同油锅里滴下一滴泪水。灼热滚烫。

   周怀轩猛地睁开眼睛。

   触目便是阿颜怔忡的凤眸,惨白的脸色和毫无血色的唇瓣。

   周怀轩一怔。这不是五岁的阿颜,这是已经要满十五岁的阿颜!

   他终于从紫琉璃的幻境中出来了!

   周怀轩下意识低头。看见自己又咬着阿颜的右手虎口处,那股源源不断的甜香就是从那里来的……

   周怀轩忙松开嘴,低头看着那小手雪白的虎口处两个又清晰起来的牙印,跟他刚刚记忆中那个五岁盲女的小手重合起来。

   他眉目肃然,长臂一伸,将怔怔看着他的盛思颜拥入怀里,紧紧抱着,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口最靠近心脏的地方,心中爱她至极。

   低下头。他一手扶住她的后颈,一手托住她精致的下颌。颤抖着双唇,向她的唇瓣缓缓靠近、紧贴。吻住她发白的唇瓣,一遍遍,轻柔缓和,不知疲倦地来回吮吸亲吻。

   盛思颜闭了闭眼,终于不用再强忍泪水,伸臂搂住周怀轩的脖颈,将自己柔顺地送了上去。

   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的面颊流到周怀轩脸上,流过两人交缠的唇齿,滴到大红牡丹锦的被面上。

   有些腥,又有些咸,但是又有一股不可言喻的香甜。

   “你……你……好了吧?”盛思颜断断续续问着,在他唇齿间辗转。

   周怀轩点点头,轻轻“嗯”了一声,全身涨得厉害,不假思索地一转身,将盛思颜压在身下。

   盛思颜一惊,忙攥住他的手,羞怯地道:“……不成,今天不成……”

   周怀轩顿了顿,大手在她细弱如蒲柳的腰间徘徊,留恋不已。

   他的头埋在她高耸的胸前,过了一会儿,才深吸一口气,淡淡地“嗯”了一声,放开盛思颜,坐了起来。

   抬眸看见自己坐在清远堂卧房的床上,周怀轩喧嚣的身子才慢慢沉静下来。

   他托起盛思颜的小手,看见那虎口上的牙印已经不再往外渗血了。

   他低头,将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下,然后紧紧握住,问盛思颜:“我怎么啦?”

   他这一次在紫琉璃幻境中的时候有些长,有些晕沉沉的不适应。

   盛思颜被他揽在怀里,靠在他胸口,听着他勃勃的心跳,柔声道:“你昨儿晕在我床前的地上,黄色软件。直播。我给你诊了脉,知道没有大碍,但是你老不醒过来也不是事,所以我……”话没说完,她抿嘴笑了笑。

   周怀轩伸臂托入她的腋下,将她举高,和自己脸贴着脸,感受着她细腻柔顺到不可思议的肌肤,淡淡地道:“所以你就又把手伸到我嘴里了……”

   为什么要说“又”?

   盛思颜忍不住斜睨着他。——这厮是什么意思?

   周怀轩看见盛思颜这幅样子,顿悟过来。——原来她从来就没有忘记过。

   从五岁那年她和他在荒山破庙里相遇,她就没有忘记过他吧……

   周怀轩坚如磐石的心底陡然有一块地方无比柔软。

   “……你不想看看我长得什么样吗?”周怀轩眯着双眸问道,说着,他执起她的手,往他面上抚去。

   他执着她的小手,先顺着他的脖子来到他的下颌,继续往上摸,到他的下颌,再到高挺的鼻子,浓黑的长眉,幽深的双眸……

   盛思颜呆呆地任周怀轩握住她的手,往他脸上摸去,心里浮起来的,是她五岁那一年,在荒山破庙第一次和周怀轩相遇时候的情形!

   自己当时就是用这个由头,吃着他的“豆腐”!

   他他他……他是想起来了吗?!

   周怀轩看着她呆怔的样子,微微一笑,起身下床,从多宝阁的最上层拿出一个狭长的盒子。

   来到床边,打开匣子,里面躺着一支亮闪闪的金丝钻半月簪。——正是她那支掉到宫里寒潭里面的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