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黄片

  翌日。

  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病房,在地投射下细碎的金光。

  纯白色的病房应该是清冷的,可是此刻却透着温暖与温馨。

  病床,男人和女人相拥而眠的画面,让整个空间都沾染了幸福的味道。

  枕边,陆时衍的眉头动了动,悠悠转醒。

  宿醉后,他明显感觉两边的太阳穴在隐隐作痛。

  侧了侧身,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视线正落在旁边那张安静的睡颜。

  姜涞头与他挨得很近,酣睡似乎在做着什么美梦,嘴角微微翘,带着几分甜蜜。

  娇俏的脸颊边透着淡淡的粉色,有种说不出的美感,着实美好得叫人心动。

  陆时衍忍不住倾身凑近过去,在她的唇角落下温柔的一吻。

  然而,浅尝之后,却没办法辄止了。

  他不管不顾地捏着她的下巴,又是一记深吻。

   暖暖妹子的开心一天

  姜涞原本睡得很沉,可是在睡梦总感觉有什么堵住自己的嘴巴,抢走自己口腔的空气。

  她怒了,张开嘴巴朝着罪魁祸首一口狠咬下去。

  陆时衍正在专注地吻着她,没有料到她会突然亮出锋利的小獠牙,被咬了个正着。

  “嘶!”

  他吃痛,顿时松了口。

  姜涞趁机往床里头滚了滚,滚到安全距离之外才停下来。

  她抬起还没睡饱的大眼睛,愤愤然瞪着他,“老板,你干嘛趁我睡觉的时候咬我?”

  陆时衍对她这样的说法很无语,“……”

  他的吻技是有多不好,才会让她把吻误以为是咬?

  漆黑的眸子眯了眯,他大手一伸,扣住她的手臂,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姜涞猝不及防,鼻子撞在他胸口的肌肉,痛得差点儿飙出眼泪。

  揉了揉被撞疼的鼻梁,她从男人怀里抬起头,控诉道,“你别不承认,我都被你咬醒了!”

  陆时衍睨着她,视线从她的眼睛缓缓下移,最终定格在她的唇瓣。

  看了她几秒钟后,他掀起唇角,轻轻笑了下,“看样子,我很有必要给你科普一下,吻跟咬的区别。”

  姜涞还没来得及回话,男人单手扣住她的后脑勺,狠狠吻了过来。

  这一次,他故意运用了高超的吻技,撬开她的齿关,把她的小舌缠住,然后强硬地拖入自己的领地。

  姜涞一脸懵逼,望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嘴巴动了好几下,却是连半点儿声音也发不出来。

  于是,她只能对着男人干瞪眼。

  偏偏陆时衍直接无视了她的眼神,温热的唇紧紧咬着她的。

  果然是在教她如何分辨吻和咬。

  姜涞一会儿被吻得头重脚轻,一会儿被咬得眼睛里水光朦胧。

  她被他折磨得不行,最终举手投降,“老板,您的吻技天下第一!刚才是小的有眼,哦不对,有嘴不识泰山!我收回刚才说过的所有话,您老放我一马吧!”

  她有预感,再这么放任他咬下去,估计她的嘴巴要肿成香肠嘴了。

  男人的唇,正沿着她的唇畔亲昵地辗吻着,听到这话,他的动作才停顿住。

  漆黑的眸子睨着她,陆时衍轻启薄唇,慢悠悠地问道,“你确定自己现在能分清楚,吻跟咬的区别?”向日葵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