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_287

  福晋扶着罗嬷嬷的手站起来,好半响才说道:“不仅要赏,还要热热闹闹的办一场。册封侧福晋是件大喜事儿,我会跟主子爷商量下摆席的事情。”

  罗嬷嬷心里松口气,一脸的笑容,轻声说道:“你这样做主子爷也开心,奴才听说东院那边正热闹呢。”

  福晋闻言果然脸上带了笑容,“这么多年府里只有一个侧福晋,李氏也一直摆威风,现在又多了一个,这滋味让她也尝尝。”

  当年主子爷为李氏请封侧福晋,她也是整宿的没睡着觉,睁着眼睛到了天亮。

  有着李氏比着,福晋心里的那点不愉快立刻就烟消云散了,笑着说道:“给前院递个话,就说我想见主子爷。”

  “是。”罗嬷嬷笑着应了。

  “听竹阁那边你亲自去一趟,东西厚一些,比着当年李氏的份例略高一点。”福晋微眯着眼睛说道。

  罗嬷嬷自然明白福晋的心思,就道:“就怕李侧福晋那边不满?”

  “不满?不满也得憋着!”福晋呵呵一笑,“主子爷对李氏不满也不是一两天了,就她做的那些蠢事儿,以前宠着的时候还无碍,现在再想想主子爷能继续忍着?更何况大格格的婚事还没定,281_287李氏不敢乱来。”

  “大格格的婚事,您真的定准富察家?”罗嬷嬷扶着福晋坐下,转身泡了茶来问道。

  福晋抿口茶,斜歪在软枕上,“当然不会。”

  “那您?”罗嬷嬷不太明白福晋的意思,既然不定富察家的公子,怎么放出这样的风声?

   麻花辫粉嫩学生妹温婉如玉可人照

  福晋的眼睛盯着前方,嘴角露出一个冷笑,“嬷嬷,李氏现在膝下有两子,谁能知道将来前程如何?我已经不能生了,所以李氏的大格格必然要嫁进乌拉那拉家。”

  只有将李氏的女儿紧紧的捆在乌拉那拉家的大船上,将来李氏的儿子要是真的有造化,看在亲姐姐的份上,乌拉那拉家也能跟着水涨船高。

  相反地,若是李氏的儿子没那个造化,与乌拉那拉家来讲,也不过是多养着个人而已,不缺那几口粮食。

  罗嬷嬷深吸一口气,福晋这是在跟李侧福晋挖坑。

  富察家的公子名声如何李侧福晋自然是知道的,这门婚事她不喜,拼命推拒了,就自然不能再推掉乌拉那拉家的婚事。

  福晋的心思如今越来越深了,她竟是有些猜不透了。

  不过这样也好,只要有大格格在乌拉那拉家,李氏以后也不敢跟福晋做对了。

  有了李氏站在福晋这边,温氏就算是做了侧福晋也是孤木难支。

  一箭双雕,真是极好的主意。

  罗嬷嬷这下安心了,去了库房挑东西,捡了好物件也不觉得心疼了。

  福晋之所以不一开始就提乌拉那拉家,只怕也是怕主子爷那边不肯同意。但是有了富察家这一遭,李侧福晋一闹,福晋受了委屈,乌拉那拉家的婚事也成了。

  主子爷总不能再踩福晋的脸面一脚。

  心里畅快着,送赏赐到听竹阁的时候,罗嬷嬷脸上的笑容就格外的真诚。

  温馨看着罗嬷嬷送来的东西,心里吸口气,这也太大方了,就忙道:“福晋的赏赐太厚重了,奴才怎么心安?”

  “侧福晋千万不要这样说,福晋也是高兴呢,特意命老奴在库房里挑了掌眼才送来的。这一套红宝石点翠的首饰,等您进宫的时候佩戴刚刚好。说起来要恭喜侧福晋,今年颁金节就能进宫了,这可是好事儿。”

  温馨做出一副开心又不安的样子,看着罗嬷嬷就道:“册封礼还未办,这时就进宫难免张狂些,我这心里不安,还请嬷嬷指点一二。”

  温馨姿态放得低,罗嬷嬷被捧得也高兴,就道:“侧福晋千万不要这样说,这旨意已经下来了,册封礼等福晋跟主子爷商量过后就能办了。毕竟是大喜事儿,福晋说了,要广撒请帖请大家都来热闹热闹呢。五阿哥满月宴主子爷不在京里冷清了些,福晋的意思百日正好一起,日子也是巧了,双喜临门。”

  温馨心里一惊,她没想到福晋这回居然这么大张旗鼓。

  她可不想这么惹人注目,但是明显福晋这是另有打算,她怕是不能拒绝。

  想到这里,温馨索性顺水推舟,腼腆的看着罗嬷嬷,既带着几分惊喜又夹着几分不安开口说道:“福晋深情厚谊,奴才真是感激不尽,只是奴才真是消受不起。”

  “您现在已经是侧福晋了,以后这样的话千万不能再说,现在您可是正经的主子了。”罗嬷嬷心里还真是有些瞧不上温氏的小家子气。

  温馨做出一副松口气的样子,对着罗嬷嬷一笑,“改日我再亲自去给福晋磕头谢恩。”

  罗嬷嬷笑着起身告辞,道:“侧福晋有这个心就好。”

  却没说不要去。

  送走了罗嬷嬷,温馨回来看着桌子上璀璨闪烁的首饰,冷笑一声。

  这么一套点翠的首饰让她颁金节带着进宫,是生怕德妃不知道是福晋赏的吗?

  不过是想展示她宽厚,但是温馨却不能不接着。

  明明册封侧福晋是一件喜事儿,但是被福晋这么一插手,她反而觉得自己就像是台上的小丑般。

  偏偏……福晋这样做,怕是对了四爷的心思,四爷肯定不会拒绝的。

  捧了她,打击了李氏,又能在德妃跟前刷存在感,还能让四爷开心,福晋这手段,温馨真是自愧不如。

  果然,四爷晚上过来的时候满脸带笑,抓着温馨的手就道:“这回福晋总算是做了件像样的事情,你册封本就是件喜事,是要好好地庆贺一下。”

  温馨心里更郁闷了,面上还要说福晋做得好,那叫一个憋屈。

  “其实我觉得不用大办也好,眼看着就道颁金节,这个时候大张旗鼓的,娘娘难免认为我张狂。”温馨决定还是要挽救一下,总能就真的由着福晋去发挥。

  四爷宽了外衣,听了温馨这话就笑了,“胡说什么呢,当年李氏册封的时候,也是热热闹闹摆一场的,你不用担心。娘娘那里,不会问这些事情的。”

  温馨察觉到四爷的话音不太对,就抬头看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