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片破解版

黄片破解版 夜连城是皇帝的心腹,对皇帝的性情摸得很透,他越是这样平静无波,就代表他的内心越是杀机深重。

过往那些年中的一切都充分证明了这个真理。 今日之事,他与所有的暗卫一起,都看得很通透,皇帝明着被俘,其实是假象,他早就安排好了一切,那个给方若海送信的龙家二小姐,之所以能顺利进入九门提督府,全是瑞王的暗中帮助,否则凭她

一个小小女子,焉能见到方若海的面儿?

而瑞王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在传递一个信号,他放弃龙璇玑为瑞王正妃的打算,接受皇帝给与的三分之一兵权。 这其实是三王考核之后对胜利者的奖赏,皇帝承诺过的,可东方昊宁要美人也不要江山,这令皇帝颜面无存,所以才有了要召开立秋宴会,为瑞王选妃的想法,只是还没等立秋之日到来,皇后与太子就

倒台了。

而瑞王也在最后关头悬崖勒马,放弃了美人,然而,皇帝已经丢了面子,那个女子必须要付出代价。 夜连城心知肚明皇帝的打算,可他也很聪明的没有去接皇帝的话茬,因为他也承认龙璇玑这个女子委实难缠,她自己不动手,只安排了几个人,让他们各自做了几件事,皇后和太子就上当了。这种翻手

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可也让人大开眼界。 夜连城这是有自知之明,他觉得自己虽然功夫高,但和皇后这样的宫斗高手比,他自问没有多少胜算,连皇后都栽在龙璇玑的手里,自己比皇后尚且不如,他实在没什么信心斗到龙璇玑,所以他干脆不

接这个话茬,如果皇帝非要自己动手,那就硬着头皮接,如果另外有其他的打算,那是再好不过了。

“她既然是龙家的人,就让龙梓民自己去解决吧。”就在夜连城心里打鼓的时候,皇帝的声音再次传来,带着几分讥嘲。

夜连城暗自松了口气,忙弓了下身子,“臣明白,这就去通知龙梓民,让他解决好家事。”

皇帝摆了摆手,夜连城的身影就消失了,如同来时一样,淡若云烟,飘如柳絮。

皇帝无暇去看属下的轻功是多么的卓绝,鹰一般锐利的眼中杀机慢慢掩去,换上了淡得几乎看不出来的哀伤,他凝视着沉香,缭绕云雾之中,一个美丽的红衣少女,正对着他巧笑嫣然。

甜美俏丽的萝莉

少女青丝如瀑,肆意飞扬,红衣翩跹如最艳丽的花儿,开遍了他心头的每一座被阴谋诡计尘封的高山,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春日百花争艳的绝美场景。

东方明急切的撑起上半身,叫道,“云儿,你来了?朕等你这么久,你终于来了。”

红衣少女笑而不语,只静静的凝视着东方明。 东方明以为她对自己刚才的旨意不满,连忙解释道,“这就是你拼了性命也要保护的人的女儿,比起她娘当年来可是长进了很多,你该为她感到高兴,但她妨害了朕的大计,她活着一天,都是莫大的威

胁,云儿,你明白朕的,对不对?”

红衣少女还是笑而不语,明媚如春水的眸子却逐渐流出两行血泪,灿若桃花的脸庞也变成了厉鬼模样,笔直的朝东方明飞扑过来。

山谷中的百花齐齐凋落,一阵阵阴风刮起,卷起落叶乱舞,那些叶片化作无数支利箭对着东方明的心口,狠狠刺下!

“啊!”东方明倏然大惊,大声嘶喊起来,“护驾!快护驾!”

“皇上!”

“来人啊,快传太医。”

“…..”

听到动静的曹剑南第一个冲了进来,看到眼前的情景,脸都吓白了。

皇帝歪倒在龙塌上,脸色青白,全是骇然的神色,眼睛睁得极大,瞪着空中的某个点,嘴角不断流出白沫。

随后赶来的西海墨,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连夜将这里的消息送了出去。

第二日,日上三竿之时,本在呼呼大睡的龙璇玑被一阵刺耳的刮擦声惊醒,她猛然坐起来,茫然的看着窗的方向。 一个英气与俊美兼而有之的男子依窗而立,阳光在他的身上留下淡淡的温暖,又从他的头顶落入半开的窗户,洒落在桌上,早晨新采摘的野菊花与黄色不知名的小花在阳光中绽放,一室静谧,半窗闲情

这本是一幅美好的画卷,可那男子偏了偏头,继续把窗户推开,窗户与窗棱摩擦发出嚓的响动,极为刺耳,尖利的声音刺破了所有的美好,龙璇玑哀嚎起来。

“你要是说不出个名堂来为何吵醒我,即使你是我表哥,也休想好过!”龙璇玑瞪着一脸焦急的上官炎,起床气相当的严重。

天可怜见,她可是好几个晚上都没好好的睡过了,昨夜回来的时候,天都快亮了,她却了无睡意,练了一个时辰的心法,才觉得困了,好不容易睡着,就被吵醒,任谁的脾气都好不了!

许是龙璇玑第一次直呼上官炎的名字,他愣了几秒,再看她呲牙咧嘴要吃人的表情,上官炎有些心虚的瞅了瞅旁边。

苏芳菲幸灾乐祸的笑着,龙观澜抱着双臂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两个人都没有帮忙的打算。

上官炎深吸了一口气,陪着笑脸,有几分急切的说道,“璇玑,快和我回家去,我娘病危了。” 一大早,龙观澜就把上官夫人病重的消息带给了他,他当时就急了,想去找璇玑,苏芳菲却拦在门外告诉他璇玑才刚睡下,上官炎也不好意思继续坚持,他是参与了龙璇玑计划的人,知道她劳心劳力,

也想让她多休息。

可现在已经日上三竿,马上要到正午了,他想想璇玑应该也可以醒了,这才又来求见,这一次苏芳菲没有拦着。

上官夫人虽然不待见少主,可好歹也占着舅母的名头,如果因此耽搁了她的病症,对少主的名声也不好。

然而,苏芳菲虽然没有拦着,却也没有唤醒龙璇玑,而是让上官炎自己来,自己和龙观澜落得看戏,依着这两人对龙璇玑的了解,她多半是不会回去的。

三个人齐齐的看向屋子里,表情各异,等着龙璇玑的答复。

本已经坐起半个身子的龙璇玑,闻言又倒了下去,她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上官夫人她不会希望我给她治病的,你赶紧另请高明,别在这儿耽搁了。”

说着她又拉起被子,准备再补眠一下。

“姐姐,姐姐!”

听到这个声音龙璇玑暗自叹了口气,只得再次起身,上官秀的小脑袋从大开的窗户中探出来,大眼睛闪动着泪花,小嘴巴瘪着,一脸的哀求,“求姐姐救救娘亲。” 龙璇玑可以大声的吼上官炎,可却不能对上官秀的委屈视若无睹,她推开被子起身走到窗户,将上官秀抱下来,见上官炎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心里大为不爽,狠狠瞪了他一眼上之后,啪的一下合上窗户

上官炎的脸有些涨红,他明白龙璇玑的意思,这是在怪自己一个大男人窥探她的闺房,他从未对其他女子如此,她是第一个,在他心里,她不是外人,是亲人,也是….

想到那两个字,上官炎的心猛然一沉,昨日里,巨蟒与东方昊一起出现的时候,他清楚的感觉到了龙璇玑的神情放松下来,在她心里应该还是东方昊的分量重一些吧。

喜欢又不敢说,不敢说却要想,如此矛盾又如此纠结的心情,让上官炎因为母亲病重而焦急的心情有些淡化,他期期艾艾的看着合拢的窗户,一时无言。

苏芳菲皱了下眉,与龙观澜对望一眼,两人眼中都是了然的神情,又一个痴情种子,只可惜,他们少主却不是他的良人。

三人都没有说话,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龙璇玑牵着上官秀走了出来。

她换了件水蓝色的长裙,腰间系着一条白色的腰带,更衬得纤腰不赢一握,眉眼清透,脸色淡然,黑眸如秋水,荡漾出一阵阵涟漪。

“少主,早!”苏芳菲与龙观澜肃然而立,恭敬的施礼。

龙璇玑抬了抬手,微笑道,“稍后有贵客上门,芳菲准备茶水,观澜去门口迎接。”

“是,少主!”两个人齐声答应着,也不问是谁要来,各自去准备。

上官炎与上官秀齐齐一愣,不解的看着龙璇玑,她怎么知道会有人来?上官秀最是好奇,刚要开口询问,上官炎却使了个暗色,示意她不要急。

其实最着急的是上官炎,可他看苏芳菲与龙观澜两人根本没有露出任何的惊讶,对龙璇玑的话言听计从,这不仅是长久以来形成的默契,更是一种极为难得的信任。

因为信任她,她所说的,他们都照做。

上官炎纵然是满心疑虑,可也不能自己丢自己的份儿,所以他压着疑虑不问,等着看不就知道结果了吗?

“表哥,我虽不能与你同去,但可以为你引荐一人,你只需将他带回,上官夫人的病可痊愈。”龙璇玑看了眼局促不安的上官炎,突然开口。

“璇玑,你的医术最好,除了你,我不信任任何人。”上官炎拧着眉,语气是拒绝的。

“你心里其实很清楚,上官夫人并不喜欢我,若我去了,她的病情只会加重,这样的话,你也希望我回去?”龙璇玑耐心解释了一句,她也不想让上官炎为难。

“可是……”

上官炎还想说什么,见龙璇玑抬了下眼角,目光看向大门口,便住了口,转身间,黑衣挺拔的龙观澜已经引着一位气度不凡的老者走了过来。 这难道就是贵客吗?还真是不请自来!